高架桥绿化带频现斑秃 因收水管破裂

近日,有市民向记者反映,“我发现胶宁高架路的外侧种植箱里种了一些鲜花,开车快的人很难看到这些花,高架桥那么高,走在桥下的人不太可能抬着头去看花吧,更何况那么小的花根本看不见。”6月19日,记者针对此事进行了探访,这种绿化方式是不是有些隐蔽? 高架桥外侧种花,养护成本高 ;&& 市民李先生说:“听说高架桥外侧的花种了很长时间了,我最近特意去看了看,站在桥底瞪大眼睛看,才能看见,这样的绿化方式让人感觉有点奇怪。一般来说,城市绿化有两个功能,一是净化城市空气,二是让人看了心情愉悦。” ;&& 李先生住在市北区,在市南区工作,每天都要走胶宁高架路,“开车的时候,根本没有注意到高架桥上有花,可能是车速太快了,有一次我故意降低了车速,仍然看不到花,后来我才知道,这些花都是种在高架桥外侧的种植箱里,花比较小,很难看到。” ;&& 桥上的车主很难看到这些花,桥下的行人呢?“谁仰着头走路啊,这么热的天气,要是从桥下走,肯定不会抬头往上看,肯定是在桥下风凉的地方走,估计很难看到高架桥外侧的小花。”李先生告诉记者。6月19日中午,记者来到胶宁高架路,记者站在高架桥下面,抬头往上看,只看到一些黄色红色的“小斑点”,很难看清种的是些什么东西。 ;&& 记者了解到,几年前,岛城就已经开始在福州路附近的立交桥试点立体绿化,“那边绿化的效果倒是挺不错的,桥上的司机虽然看不见,但是桥下的行人至少能看见。”一位市民告诉记者。 ;&& 然而胶宁高架路的绿化效果就没那么明显了,不少市民表示:“没注意到”。记者了解到,市园林部门在高架桥两侧安种植箱的目的是让司机缓解视觉疲劳,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司机很少有注意到这些鲜花的。 ;&& 记者调查发现,早在几年前,青岛市政协委员针对高架桥上频繁更换绿化植物的现象提出了质疑,据有关报道,青岛市政协委员陈素伟曾经提交了《关于进一步完善空中绿化工作管护》的提案,其中详细列举了养护成本高等不足之处:高架桥两侧种植箱内的时令花草寿命太短,每隔2~3个月就需要更换一次,高温干旱季节每隔2~3天就要浇水一次,增加了养护成本;喷灌车在桥上慢行浇水,易造成交通堵塞;种植箱体积较小,浇灌时往往溅出泥水,给桥下行人带来不便等。 ;&& 究竟咋绿化,您是否有高招? ;&& “我曾经看到工人养护那些花,太费劲了。那时候我骑自行车从高架桥下走,忽然有水流了下来,我抬头一看,原来高架桥上面有工人正在给这些小花浇水,在移动水管的时候,水从两个种植箱之间的空隙流了下来。”郝女士告诉记者。 ;&& “其实工人浇花的效率很慢,肯定需要有专门的浇水车在高架桥上停着,这在上下班高峰期,可能会影响交通。此外,高架桥下行驶着那么多车,每次往下流水的时候,都会有私家车被泥水弄脏了,还要去洗车,多麻烦啊。”郝女士说,“我感觉这样不太好。” ;&& 有市民就此提出了自己的看法,“我感觉在桥上弄一些假花,会比种那些矮小的真花的效果要好,而且还省钱。”另外还有市民表示可以在桥上搞绿化,但是需要完善浇水设施,“工人最好不要在上下班高峰期浇花,绿化植物最好选择一些生长周期长的,不然一年换几次,肯定要花费不少钱。” ;&& 在高架桥上进行绿化的做法,确实可以带来一些益处,这是岛城立体绿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但是怎么样才能做好呢?欢迎广大市民朋友们献计献策,如果您有好的想法,可以拨打80889088向本报反映。 ;&&

“北园立交南侧分车带,从三孔桥往东路段直到生产路,绿化带几乎都成了斑秃,近日,济南市天桥区园林绿化管理局郇淑杰科长告诉记者。记者调查发现,这种现象不仅天桥存在,历城、历下的高架桥底下,也都存在这个现象。郇淑杰告诉记者,高架桥底下的绿化带之所以会出现“斑秃”,主要和“斑秃”上方高架桥的排水管道破裂有关。 高架桥底下绿化带咋有“斑秃”?仅天桥管辖地带就有202处 5月15日,记者在省政协常委邓相超、侯风云调研绿化带“张嘴”窨井时,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:在一些立交桥底下的绿化带里,散在着很多“不毛之地”,而其周边不管是冬青还是别的植物,都长得郁郁葱葱。这是怎么回事?随后记者展开调查。 从5月16日到19日,记者走访了天桥区、历下区和历城区所辖的部分高架桥底下的绿化带,发现“斑秃”现象并非一个地域独有。 5月16日上午,记者在生产路与北园高架交汇处往东路南的绿化带沿线看到,绿化带内的部分植被或者树木间隔一段距离就有枯萎或死亡现象。此种现象一直持续到历黄路,大约有一里地的距离。记者看到,死亡的绿色植物大约间隔20多米即出现,而且枯死的面积几乎是一样大的,直径在1米左右。与周边繁茂的绿意相比,非常显眼。随后,记者来到位于经十路上的燕山立交桥东附近,在马路中央绿化带的南侧,也有灌木枯萎。枯死的灌木叶子和根茎枯黄,大多数叶子已经凋落,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。有些枝干像一根根小棍似的歪歪斜斜地插在花坛里、倒伏在地上。地面的泥土也变得干硬,与道路两侧鲜绿的树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 现场有两名园林工人正在清理枯死的灌木。其中一位园林工人告诉记者,这种枯死的植物叫做瓜子黄杨,据他介绍,这一路段枯萎的瓜子黄杨竟达30%之多。 而在北园立交桥和二环东路交叉口附近的部分路段,其下面的绿化带也有不少植物枯萎。“仅在我们天桥区,高架桥底下绿化带这种‘斑秃’现象,就有202处,我们统计了一下死亡的苗子有2.2万多株。”济南市天桥区园林绿化管理局郇淑杰科长告诉记者。“这种现象应该是全市普遍存在,不是我们这里独有的。” “斑秃”的上方 高架桥上的排水管道均破裂 园林工人说绿植死于“毒水”因为高架桥底下的绿化带,“斑秃”面积差不多大且间隔比较有规律,记者抬头看,其上方的高架桥排水管道均出现破裂,而在没有出现“斑秃”的地方,其上方的高架桥排水管道均良好。 譬如:生产路到历黄路之间的排水管都出现了严重损害,靠近桥面的管道弯转处都出现了碗口大的窟窿,有些管道的弯转处直接不知去向。离着破碎管道近的树木死了,稍远的生机盎然。 还有的就是,如果高架桥的排水管道,水排在绿化带里,则有大片绿植死亡;排水管道直通地下管道的,绿植也长势良好。“斑秃”和高架桥排水管有关? 在走访的过程中,天桥区的一位园林工人李师傅告诉记者,“管儿破了,下雨下雪后,桥上的水就直接淋到这些植物上,这不淋上的都死了,旁边的还好好的,我估计上面淌下来的水应该有毒吧?去年也是这样,我们补上了,还是活不了。” 历下区的一位园林工人也表示,那一片死去的瓜子黄杨全是被盐水淹死的。“这桥上的排水管道坏了好几年了,一直往下滴盐水,再加上冬天的时候撒融雪剂,这不下面的植物成片成片的都枯死了。”这位园林工人还说,瓜子黄杨不耐盐碱性,因此成活率不高。前段时间,有些快车道附近绿植死亡,也是因为融雪剂,他们已经重新补植了一些更耐盐碱性的植物。 桥上管道破裂冬有融雪剂腐蚀或者雨季高空“瀑布”冲击 济南市天桥区园林绿化管理局郇淑杰科长告诉记者,高架桥底下的绿化带之所以会出现“斑秃”,主要和“斑秃”上方高架桥的排水管道破裂有关。“冬天的融雪剂从破裂的管道直接排到了绿化带,植物根本活不了;还有一个原因是,因为这些管道破裂,雨季排水直冲而下,冲击力太大,植物也活不了。” 她的这一说法,印证了记者的猜测。 园林工人李师傅所说的“毒水”,应该也是掺了融雪剂的雪水。 据了解,氯化盐类融雪剂的主要成分是俗称工业盐的氯化钠,由于盐水比水的凝固点低,雪水中溶解盐后难以结冰,所以撒了融雪剂的路面易化冻且不易结冰,因为价格低廉,它被大量使用在城市道路和高速公路等处。 郇淑杰告诉记者,氯化盐类融雪剂长期渗入土壤会导致土壤内盐分增加,所以植物会出现死亡,融雪剂对土壤的破坏短时间内很难恢复。而到了雨季,桥上排水的冲击力非常大,也让植物不堪重负。“对于出现‘斑秃’的绿化带,我们也曾经补种过,根本活不了。”郇淑杰说,于是今年,天桥区园林部门直接放弃了在高架桥底下绿化带“斑秃”的补种。“补了活不了,纯粹是浪费;可是不补,我们还面临考核,上级部门会给我们扣分。” 省政协常委建议修好管道是当务之急 采访中,不管是园林工人还是区里的园林部门负责人,都希望路桥部门及时把破裂的管道修补好;有一些管道排水直接排在绿化带里的,建议移到污水管道里。 省政协常委邓相超告诉记者,在上次调研窨井的时候,天桥区园林部门的工作人员就想请他通过提案的形式,建议相关部门解决高架桥底下绿化带“斑秃”的问题。“我觉得高架桥设计者当初可能并没有意识到,管道的破裂会导致含有融雪剂的水或者预计高压水排到绿化带,最终导致植物的死亡。”他建议,既然导致绿化带“斑秃”问题的原因已经找到,相关政府部门必须马上行动起来,将破损的高架桥排水管道修理好。“对于那些直接将水排到绿化带的管道,相关政府部门最好研究一下,尽快把它们引到污水管道里。”对于已经破坏的土壤,邓相超建议,政府职能部门最好换上好土,恢复土壤植被。“我们济南今年要申报文明生态城市,又要举办十艺节,绿化带里长‘斑秃’可不好看,希望相关部门还是马上行动起来吧。” 理顺上下关系,绿化带才能起死回生 高架桥排水系统出漏洞,祸及桥下绿化带,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,所以导致省城桥下绿化带频现斑秃。其实不管是济南,从全国范围看,高架桥下的绿化,近年来新闻不断,各地在桥下栽树的新闻频频出现。 高架桥和桥下绿化带为何总是不能和谐共处,根本原因不是桥和绿化带本身,而是桥上桥下各管各的条块状管理体系造成的。从目前城市管理的模式来看,高架桥从设计到施工到后期的管理养护,基本都不需要园林部门插手,因此在规划建设过程中就极少从专业角度考虑到绿化问题,而后期的维护更是这样漏水的收水系统得不到维护,被扣分的是园林部门,所以高架路的养护部门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 因此,要想改变这种现状,除了及时修补破损的收水系统外,还要从立体上对各部门的管理职能进行理顺。理顺上下管理,建立更好的追责体系,才能让高架桥下绿化带起死回生,不再年年补植年年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