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门新匍京浙江花木小苗价格暴涨七八倍

近段时间,杭州萧山区地被小苗行情大涨,一些紧俏品种的价格甚至涨了七八倍,还供不应求,经销商大呼“涨得离谱”。 涨,涨,涨!最近三个月,杭州萧山区花木市场里的一些地被小苗的价格一路高歌,让前来买苗的客商直呼离谱。记者了解到,年底是传统的苗木销售旺季,受到去年前期高温大旱和台风的恶劣影响,萧山小苗的价格突然出现大幅度上涨,一些紧俏的品种甚至涨了七八倍,而且还是供不应求。 在浙江最大的苗木集散地浙江花木城里,记者看到,各家苗木经销户门口都停着拉货的车辆,工人们正在忙碌地装车。 不少苗木经销商都表示,这段时间苗木生意不错,不少品种都卖得很好,尤其是那些在工程上用来搭配颜色的地被苗几乎卖断货。比如红花?木、红叶石楠、金森女贞等,不但需求大,而且价钱也都要比年初时上涨七八倍。像红叶石楠,去年年初时的价格在0.1元/株,现在价格已经上涨到0.9元/株了。金森女贞也是同样的情况,原来每株卖0.08元都没人要,现在每株卖到0.85元还是供不应求。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小苗的价格在短期内出现了大幅上涨呢? 作为苗木经纪人,陈纪来每天忙得最多的就是关注花木城内小苗的价格行情,对小苗的价格他也是摸得一清二楚。据陈纪来介绍,受国家经济增长趋缓、房地产行业的不景气的影响,近两年,杭州萧山区小苗价格一跌再跌,特别是绿化工程中需要的色块苗的价格急剧下滑,龙柏、红叶石楠等小苗早已跌破了成本价。不过,由于去年夏天出现了罕见高温干旱天气,再加上受去年10月的那场台风的影响,造成江浙沪地区的绿植大量被损毁,补种需求比往年大量增加,这拉动了去年下半年小苗的特殊行情。 此外,正是因为前两年地被苗行情不好,不少农户都在亏本种植,这大大打击了农户的种植积极性,造成了当前地被小苗的供需不平衡。“现在你只要有货就不愁卖不掉。”陈纪来告诉记者。 不过,虽然当前地被苗价格出现了大涨的局面,但是萧山花卉协会秘书长沈伟东表示,其实种植小苗的农户并不能赚到多少钱。“以红叶石楠为例,生产成本一般每株苗在三到四角钱左右,去年年初每株一角多钱的市场价对于农户来说,是卖一株亏一株。后来即便价格上涨到每株三四角钱,也只是保本销售而已。现在的市场价格对农户来说,是有一定的利润空间的,但由于受台风影响,萧山当地的不少红叶石楠全都遭了灾,农户损失了不少小苗,因此,总的来看,农户也没赚到钱。” 对于今年地被苗的价格走势,业内人士认为,当前价格上涨的局面还将持续到今年上半年。不过,小苗的种植周期比较短,现在又在大面积补绿,估计今年夏天整体行情就会有所回落,也不排除恶劣天气影响下,价格继续攀升。

走进杭州萧山区新街镇,家家户户屋前屋后种满了各种苗木。盛夏高温,苗农戚大妈手头活不多。说起今年苗木行情,她深深叹了口气。

算上租的地,戚大妈总共几亩地里都种着龙柏。前两年行情好,销路不愁,一年光种苗木也能净赚四五万元。然而,今年上半年价格却一路暴跌,1年生的龙柏去年能卖2.5元/株,这两天的价格跌到了0.6元/株。

“种红叶石楠这类小苗的,大家都在苦熬。”萧山的浙江花木奥门新匍京 ,城内,不少经营户都在唉声叹气。而根据统计信息,多数苗木价格都坐上了“过山车”,与去年同期相比,跌幅至少都超过了六七成,跌得厉害的甚至高达八成以上。

一年间,小苗价格普跌七八成

看着地里一株只能卖几毛钱的龙柏苗,戚大妈感慨,连当时8毛/株的秧苗成本都赚不回来。

“红叶石楠跌得还要惨,去年30厘米高的红叶石楠小苗最高卖到过1.3元/株,这两天也就是0.18~0.2元/株,跌得只剩下零头了。”杭州萧山新街镇盈中花木场经理陈纪来干了28年苗木销售,今年这样的行情,他说还是头一回见到,有点吓人。

“去年春季地被小苗的价格基本是天天涨,今年正好相反,价格一天比一天低。”他还给记者举了个例子,去年同期龙柏2年生小苗价格最高能卖到4.8元/株,而今年只有1.2元/株;去年同期金边黄杨是0.6元/株,而今年只有0.2元/株了。

浙江萧山花木城市场管理人员尹海红告诉记者,今年上半年跌得最厉害的是萧山花木产业的拳头产品地被苗,特别是色块等工程用的小苗价格急剧下滑,直接冲击了花木城商户信心。他表示,地被小苗量减、价跌,部分品种已跌破成本价,并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积压;不过大多数的大规格苗木,无论是乔木、花灌木,还是球类植物的销量和价格都还比较稳定。

一棵苗卖到3毛才保本,跟风种户吃“套”

不到30岁的蒋光杨,在花木城里给苗木商们跑货运跑了足足4年。从2009年开始,苗木价格新一轮的翻涨,让他觉得开货车太累。于是,他把前几年跑货运挣的10多万元钱都投了进去,承包了20亩地,还在萧山的花木城里租了个小门面搞销售。

“投了差不多17万,一年之后基本就回本了,当时觉得这钱太好挣了。”不过,蒋光杨很快发现,生意慢慢难做起来。不止在萧山周围不断出现苗木基地,就连原本没有苗木种植基地的海山村,方圆50公里几乎全是种苗木的,如今已经有400、500亩地都被租去种苗木了。

“那时的说法,就是‘一亩地一辆车’,大家都眼红,改行种苗木,市场上的供应量大得惊人。”陈纪来说,2010年、2011年,房地产市场回暖、政府加大基建投入后,身边一些五金厂、弹簧厂、印染厂的老板朋友,不少都成了他的苗木“同行”。

“去年是苗木行情最好的‘黄金’一年,一亩地最多能挣五六万,今年能不亏都算本事了。”蒋光杨说一起转行的10多个老乡,今年上半年做下来都在赔钱,幸好还赚过钱,多少赔得起。

“以红叶石楠为例,按照目前的成本算,一株苗算上地租、肥料、人工等费用,卖到3毛钱基本才能保本。”陈纪来说给记者算了算,因此目前不到2毛钱一株的价格,多数人都在赔本。

跟风人被“苗木周期”撞了下腰

苗木行情今年为何急转之下?萧山花卉协会秘书长沈伟东这段时间也想搞清楚这个问题。

“房产形势不好、外界竞争压力增大、经济增长势头放缓、投资放缓,这些都是重要原因。”沈伟东表示,目前这些暴跌的品种,主要都是针对房地产、基建等项目;另外,2009年后,市场的红火,吸引了众多行业外的资金进入苗木市场,不少农户也都在租地扩产,这导致供应量大幅增长。严重供过于求,在需求不旺、销售不畅的情况下,直接导致了市场价格大幅下滑。

沈伟东说:“苗木市场一般也有这样的规律,三年都有一个周期,价格会出现从低到高、再从高到低的过程。”

陈纪来说,长期坚持种的苗木农户基本上都能扛得起这轮亏损。他说,他也在劝长期种的农户,多种些周期更长、更稳定的品种,因为今年上半年像紫薇、红枫、海棠等品种价格反而在涨。如西湖海棠去年每株68元,今年上升到每株85元;另外红叶李、红枫、樱花等乔木价格近期上涨了20%~30%。

沈东伟表示,由于大苗、精品不少要10多年才能成材,不容易受到跟风影响,需求更稳定,能更好地避开“苗木周期”。